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剑道第一仙

第3480章 大逆不道的孙禳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8194 2024-05-15 18:46

  

  

  

  

  

  

  

  

  苏奕盘膝坐在那,死气沉沉。

  和死尸的确并无不同。

  任谁看到,都会认定苏奕已经死去,因为其肉身、修为、神魂的生机都已彻底消失不见。

  给人的感觉,下一刻就会化作漫天劫烬飘洒。

  “苏大人他……”

  青儿嗓音颤抖。

  白术也睁大眼睛,“连一丝残念都没有留下么,若如此,岂不是意味着……”

  白术曾被定道者镇压,沦为逝灵,可好歹还留有残念,能够以逝灵之躯苟活。

  故而,他最清楚,若连残念都不曾留下意味着什么!

  “我就知道,孙禳这混账为定道者效命,断不会轻易放过苏命官,他……简直该被挫骨扬灰!”

  白术恨得牙齿快咬碎。

  可素婉君却忽地道,“别多想,你们看。”

  青儿和白术一怔,仔细端详,果然发现了不同寻常之处。

  苏奕的确和死亡一样,毫无生机,可那一身翻涌的死气却在发生微妙的变化,一道道死气像蜿蜒的溪流般,在苏奕身躯内外翻涌,产生一种奇异的韵律。

  “这……”

  白术和青儿皆睁大眼睛。

  素婉君眸泛异彩,呢喃道:“未知死,焉知生,苏奕他……兴许真的参悟到了一桩禁忌无比的性命之秘!”

  ……

  梧桐秘境内。

  凰世极、太昊灵虞、凰红药和那些剑帝城剑修,犹自被困在秩序牢笼中。

  像被冻结在那的冰雕,一动不动。

  哪怕再焦急,都束手无策,只能被动地等待。

  在梧桐秘境外,那造化天域的周虚规则深处,四位天谴者则有些按捺不住了。

  “都已过去半个时辰,以孙禳的手段,足可轻松横扫玄凰神族,可为何至今却没一丁点动静?”

  太昊擎苍皱眉,“难道说……孙禳也遇到了意外?”

  此话一出,其他三位天谴者心中一紧。

  “以孙禳的手段,换做我们巅峰时,都不见得能奈何他,他这种剑修,就是想发生意外,怕都不容易。”

  山行虚根本不相信,孙禳会出意外。

  作为定道者的左膀右臂,孙禳早在定道之战时就证明了自己的剑锋是何等锋利。

  而这玄凰神族上下,凰世极元气大伤,半死不活,判官狴尘也不在,谁能挡得住孙禳?

  “话不能这么说,永远不要低估苏奕!”

  少昊策沉声道,“否则,九曲天路一战的下场,怕是会重演!”

  众人眼皮直跳。

  “罢了,容我再来查一查。”

  太昊擎苍沉声道,“哪怕事后孙禳怪责,可我

  等也是为他好,谅他也不会说什么。”

  他分出一股神识,从周虚中掠出,刹那间就潜入玄凰神族所在的梧桐洞天。

  梧桐洞天自有护山之阵,可如今玄凰神族上下皆被秩序牢笼所困,以至于让太昊擎苍的神识轻而易举就掠入梧桐洞天内。

  当看到其中的景象,太昊擎苍先是一怔,旋即大喜,“诸位,我们好像低估了孙禳的可怕!他竟把玄凰神族上下全都困住了!”

  说话时,太昊擎苍眉梢浮现一抹杀机,“哼!还有我那个叛徒妹妹‘灵虞’,竟然也藏在这梧桐洞天,实在该死!”

  “当真?”

  “我来看看!”

  ……其他三位天谴者皆精神振奋,神识随即扩散,很快也看清了梧桐洞天内的状况。

  一个个皆喜上眉梢。

  “没想到,连凰世极老儿竟也被困住了,像阶下囚般无法动弹!”

  “好,太好了!”

  谁都意识到,这完全就是一个踏灭玄凰神族的绝佳时机!

  “不对劲,孙禳并不在,还有那苏奕和素婉君,同样不在。”

  山行虚皱眉,他的神识扩散,没有发现孙禳、苏奕、素婉君的踪迹。

  颛臾天武沉声道,“不出意外,他们应该还在玄凰神族的禁地梧桐天内!”

  “不管这些,趁此机会,我们一起联手,先踏灭梧桐洞天,灭了玄凰神族!”

  少昊策杀气腾腾,率先出击。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眼见这等时机,作为天谴者的少昊策,显现出一位主宰人物的果断和狠辣。

  轰!

  梧桐洞天护山大阵震颤,裂开一道豁口。

  少昊策从天而降,降临梧桐洞天内。

  “不好!”

  凰世极、凰红药等人变色,第一时间察觉到情况不妙。

  “凰世极,你们玄凰神族也有今天?”

  少昊策满脸的恨意和杀机。

  十天前,苏奕连同凰世极、判官狴尘一起,几乎差点把少昊氏祖地踏灭,伤亡无数。

  这笔血仇,如今终于有了清算的时候,让得少昊策内心也不由激荡不已。

  在他声音响起时,太昊擎苍、颛臾天武、山行虚三位天谴者的身影,也随之降临。

  一下子,玄凰神族上下皆噤声,无不惊骇欲绝。

  完了!

  剑仙孙禳的出现,已让人们感到绝望。

  而今,又多

  出四位天谴者,这样的局势,让得凰世极的心都沉入谷底,心乱如麻。

  “太昊擎苍竟然也来了……”

  太昊灵虞心中一沉。

  “哈哈哈,老子先杀你凰世极!”

  少昊策仰天大笑,根本不废话,手握白帝枪,一步来到凰世极面前,挥枪刺出。

  凰世极被禁锢,连一根手指也抬不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轰!

  白帝枪暴杀而至。

  那无匹的杀伐之威,让梧桐洞天为之动荡。

  凰红药眼眶泛红,目眦欲裂。

  可这势在必得的一枪,却被一只骨节分明的白皙大手稳稳抓住。

  再无法寸进。

  不止如此,白帝枪扩散到整个梧桐洞天的杀伐之威,就像被无形的大手抹去,消失得一干二净。

  少昊策一呆,“孙禳?你何故阻我?”

  其他三位天谴者也顿感错愕,看到那突兀之间出现的,赫然是剑仙孙禳。

  凰世极、凰红药等人都不禁愣住,难以置信。

  这孙禳,怎会在此刻出手,去阻止少昊策?

  孙禳立在凰世极身前,一手握住白帝枪枪尖,笑容温和道:“诸位可还记得,我在抵达这梧桐洞天时,告诫你们的话?”

  四位天谴者脸色微变。

  犹记得,孙禳曾传音,说他不喜被人当刀使,在他离开梧桐秘境之前,告诫他们不要妄图下场!

  “孙禳,你这就不对了,我们是担心你发生不测,才会一起前来。”

  少昊策沉声道,“更别说,我们皆是为定道者大人效命,彼此帮忙,本就是分内之事,你又何须……这么见外?”

  说着,他一抖手腕,欲收回白帝枪,却落空了。

  白帝枪被孙禳牢牢抓在手中,纹丝不动!

  少昊策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孙禳!你给我放开!若让定道者大人知道,成何体统?”

  孙禳笑道:“你们不把我孙某人的话当回事,那也就别怪我不把你们当回事。”

  声音还在回荡,也不见孙禳动作,就听轰的一声巨响,少昊策连人带枪抛空而起。

  飞到了天上,把梧桐洞天的天穹都砸出一个窟窿,顺着窟窿又飞到了天外!

  在此期间,少昊策七窍淌血,发出痛苦的惨叫。

  其惨叫声还在回荡,他人则早已消失在天外天!

  众人无不瞠目。

  这是一击之间,把一位天谴者轰到了天外?

  太昊擎苍、山行虚和颛臾天武皆惊怒,难以置信,纷纷喝斥

  出声。

  “孙禳,你为虎作伥,大逆不道,不怕被天谴者追究?”

  “我等出手,皆是出于担忧你遭遇意外,你却这么对待少昊策,简直丧心病狂!”

  ……声若雷霆,激荡天地,任谁都看出,三位天谴者被刺激到了。

  孙禳却拍了拍手,笑道,“早跟你们说过,今日此事,我既可以越俎代庖,也可以袖手旁观,可你们却不听,那就怪不得我喽。”

  声音刚响起,他身影突兀地出现在山行虚身前,探手一抓一抛。

  山行虚顿时被扔出梧桐洞天,那霸道无匹的力量,把他整个人震得咳血,发出惨叫。

  紧跟着,孙禳如法炮制,陆续又把太昊擎苍和颛臾天武扔出去。

  那些天谴者并非没有抵抗。

  可他们本就负伤在身,所执掌的天谴之力,也根本奈何不了孙禳,以至于完全被孙禳拿捏,一一消失在洞天之外。

  好不狼狈!

  凰世极、凰红药、太昊灵虞和那些玄凰神族的强者无不呆滞在那,只觉像做梦一般。

  剑仙孙禳杀来,把他们全都禁锢困住。

  可同样是剑仙孙禳,却在他们遭受灭族之危时出手,将那些个天谴者驱逐!

  这任谁能想到?

  “老凰,我今天很高兴。”

  孙禳转身,看向凰世极,脸上却反倒没有了那温和的笑容。

  说是高兴,眉梢间却带着一抹感伤,“可惜,我和你们终究是势不两立,无法笑泯恩仇,让我高兴之余,又难免感到苦闷。”

  凰世极沉声道:“为何高兴?莫非你杀了……”

  孙禳摇头,“别担心,苏奕还活着,我非但没杀他,还对他感激在心,毕竟,是他救了白术一命,我岂能去杀师弟的救命恩人?”

  白术?

  凰世极这才终于明白过来,“可你这么做,不怕被定道者追究?”

  孙禳嘿地一声笑出来,“管不了那么多啦,老凰,下次如有机会,咱哥俩再好好喝一壶!”

  说罢,他负手于背,转身而去。

  刹那间就消失不见。

  而那分布在梧桐洞天的一座座秩序牢笼,则随之消失不见。

  凰世极、太昊灵虞、凰红药、王执无、蔡勾、剑帝城剑修以及玄凰神族上下所有人,皆从禁锢中解脱。

  重获自由。

  而在梧桐洞天外,孙禳着看向那四位还未曾离去的天谴者,笑道:

  “诸位,你们这是不甘心,欲联手跟我孙禳讨要一个公道?”

  「感谢老兄弟“老鱼干”又一次盟主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