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我的公公叫康熙

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 跟我学学

我的公公叫康熙 雁九 7132 2024-06-11 01:48

  

  

  

  

  

  

  

  

  第1863章 跟我学学

  舒舒半坐着,头系着抹额,手中正是牛奶炖蛋。

  是她之前吩咐的,加了糖的。

  月子里不能吃硬的。

  除了舒舒提及的牛奶炖蛋跟糖三角,小棠还给预备了红糖年糕、红枣糕、栗子面小窝头跟几样饽饽。

  都是喧喧软软的。

  配着饽饽解腻的,是炒过的芥菜丝儿跟芝麻盐味碟。

  这是因为除了不能吃硬的,还不能吃凉的。

  舒舒觉得自己能吃下一头牛,吃完炖蛋,将其他四盘饽饽,每样都吃了半盘。

  十福晋在旁看着,有些惊讶道:“嫂子之前不爱吃甜的,这是换了口味儿?”

  舒舒放下碗,擦了擦嘴,心满意足,脑子都清明许多,道:“就这一顿,过后不会这样吃了。”

  之前估计是生孩子低血糖了,满脑子都是这些。

  解了馋后,她脑子里又是各种香辣口味的美食。

  月份大后,怕吃辣椒拉肚子,她都饮食清淡了好一阵子。

  不过想着坐月子忌口,还要再清淡一个月,舒舒眼神放空,生无可恋。

  十福晋犹豫了一下,道:“小阿哥看着壮壮实实的,九嫂还要亲自喂养几日么?”

  舒舒低头看了一眼。

  不说还没有什么,说了就发现了身上难受的地方又多了一处。

  她就道:“喂几天吧,跟他的三个兄姐一样。”

  真要说起来,这回生产后她只是卸力,打了个盹儿后精神恢复大半;上一回可是大伤元气,亏空太多。

  上回亏空的时候,她都母乳喂养了孩子们几日,这回也不想偷懒。

  十福晋忍不住去看舒舒的肚子,道:“怪不得这回怀孕,九嫂身上没长多少肉,没想到小阿哥会长这么大。”

  舒舒想起小阿哥,脸上带了笑,道:“生的时候是遭罪,生完看到他,却是省心。”

  两年半前提心吊胆照顾三个孱弱的月子娃的情景,真是不堪回想。

  如今这胖乎乎的奶娃娃结结实实的,就不用再担心月子里有什么不好。

  这会儿工夫,四阿哥夫妇已经跟着九阿哥、十阿哥到了正院。

  兄弟三个就去上房了。

  四福晋直接来了西厢。

  白果带了腊月在西厢服侍。

  见四福晋过来,白果跟腊月忙迎进来。

  四福晋身上带了冷气,就在厅上站了,没有急着去看产妇,也没有去看孩子。

  北屋里,舒舒跟十福晋听到了外屋动静。

  十福晋就起身出来,道:“四嫂来了……”

  四福晋点头道:“之前不得信儿,还是这边挂弓才晓得。”

  十福晋道:“我也是才来,我们爷过来送吃的,倒是正赶上,就自己陪九伯了,也不说叫我一声……”

  去年她生产,嫂子可是陪着的。

  她就想着也能照顾一二,结果也没尽上力。

  身上冷气散了差不多,四福晋去了外头大氅,才挑了帘子,进了北屋。

  “四嫂……”

  舒舒笑吟吟地看着四福晋,不好下炕,就欠身为礼。

  四福晋见她精精神神的,放下心来,道:“方才九叔还显摆呢,说是小阿哥七斤半,我听了心里直犯嘀咕,瞧着你气色倒是还好。”

  舒舒道:“当时真是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生完就觉得肚子饿……”

  说着,她指了指炕桌上的饽饽盘,每盘都缺了一半,道:“都是我吃的……”

  四福晋在炕边坐了,道:“还是亏了,月子里还要好好补补。”

  舒舒点头道:“嗯,我额涅初二过来,说了到时候给调理身子。”

  这样说着,她心里就算着时间。

  初乳……

  喂上一旬……

  等到不用母乳,忌口就少了大半。

  可想着额涅不会惯着自己,舒舒脸上没了期待。

  这坐月子,简直是二次磨难。

  四福晋坐了两回月子,晓得月子口味要淡,前头要喝排回奶排恶露的药,后头也要补血气。

  因此,她明白舒舒的沮丧。

  “忍一忍,出月子就好了……”

  舒舒点头,道:“嗯,嗯,就三十天,忍忍就过去了……”

  十福晋在凳子上坐了,道:“小阿哥今儿落地,‘洗三’就是大年初一,大家从宫里拜完年直接过来么?”

  舒舒摇头道:“‘洗三’跟‘满月’不摆酒了,到时候看看是‘百岁’的时候摆酒,还是‘抓周’的时候摆酒。”

  ??????55.??????

  大年初一,大家都忙着,就别给大家添乱。

  再说天气还冷,孩子小,也少折腾孩子……

  正房堂屋,屋子里都是九阿哥的笑声。

  “哈哈,我们三阿哥不仅长得好,还是个孝顺孩子,我这两天就悬着心,怕我福晋赶上三十儿或初一发动,到时候我不在府里可怎么好,结果今儿上午发动,下午就利索地生出来了,没有让他额涅遭罪……”

  虽说父子至今才见了一面,可九阿哥听了岳母的话,对着小儿子,慈心正盛。

  将心比心的,他有些体会到汗阿玛面对儿子们的纠结跟反复。

  这对孝顺的孩子,与对着不孝的孩子,这当阿玛的心是不一样的。

  之前他知晓小阿哥的分量后,后怕不已。

  第二回当阿玛了,他没有见过,却听过太多。

  多少产妇的生死关,是从胎儿太大身上来的。

  轻则伤身,重的话一尸两命,或是直接血崩而亡。

  因这个缘故,九阿哥对这个孩子本隐隐带了怨的。

  这是儿子,还是仇人?

  差一点儿就叫自己失去了妻子……

  不过听岳母的一番话,他换个想法,就又不一样了。

  幸好这孩子孝顺,提早发动不说,发动后也没有磨蹭。

  九阿哥这得意的样子,看得四阿哥很是碍眼。

  真要孝顺的孩子,就不会长得这么胖!

  七斤半的孩子为什么少?

  那没有么?

  不是的。

  是活着落地的少。

  还有这夫妻两个也不靠谱,都生过孩子了,还不晓得孩子太大对产妇的危险。

  不过到底是大喜日子,提这些不吉利,四阿哥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太医怎么说?”

  四阿哥对十阿哥问道。

  “九嫂刚生完有些卸力,过阵子需要补补气血;小阿哥一切都好……”

  十阿哥道。

  四阿哥想起了去税关的那个堂舅子,今年的年礼就有头等阿胶。

  只是那是送给福晋的,回头问问福晋,要不要匀出两盒送到这里来。

  十阿哥也想着补血气的东西。

  郡王府的药房齐备,存了不少好药,其中何首乌跟鸡血藤,都是补血气的,明天送些过来,让太医看着配药。

  九阿哥听了十阿哥的话,不显摆了,露出担心来。

  本以为这次没有怀双胎,也顺顺当当的熬到将要足月,生产会一切顺利。

  顺利倒是顺利了,可其中蕴含的危险,不敢细想。

  细想,九阿哥就后怕不已。

  “哎,往后我要对福晋更好些,这当额涅的太不容易了,生一次孩子挣一次命,真是身上掉下了骨肉,才会元气大伤……”

  九阿哥唏嘘着。

  眼见着四阿哥与十阿哥不接话,九阿哥看了两人一眼,轻哼了一声。

  “难道我说的不对?将心比心会不会,就想想要是怀孩子、生孩子的是你们,你们遭罪不遭罪的?要是身边人不体恤,委屈不委屈?”

  四阿哥翻了个白眼,不爱搭理他。

  女子立身确实艰难,可男人就容易了?

  再说了,只有九阿哥体恤福晋不成?

  谁的福晋谁看重,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有什么好显摆的。

  十阿哥看了九阿哥一眼。

  夫妻情分就是这样积攒的。

  九嫂对九哥照顾的精心,九哥也知晓体恤九嫂,珍之重之。

  自己也体贴了福晋,可有时候也会累,盼着她体恤自己……

  九阿哥觉得两人冥顽不灵,道:“反正爷眼里,满洲姑奶奶金贵,姑奶奶的额涅也金贵,可不像你们似的,被那些礼教的书糊弄着,想着什么男尊女卑……”

  四阿哥见他越说越没谱,道:“跟礼教不相干,既娶了亲,妻子生儿育女,确实不容易,是当对妻子多体恤。”

  这些关乎礼教的话,在家里提两句就罢了,正要不小心在外头带出来,就要引人非议。

  关键是,推崇礼教,是世祖皇帝开始,本朝开始发扬光大的。

  这是为了更好的安抚汉人。

  是汗阿玛的意思。

  他们当儿子的,就不能拆台。

  十阿哥也道:“没有被糊弄,就是佩服九哥细心,一般人都想不到这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