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趋吉避凶,从天师府开始

第393章 392大唐过江龙(二合一章节)

  

  

  

  

  

  

  

  

  第393章 大唐过江龙(二合一章节)

  北极剑飞斩而过的下个瞬间,便有天师剑紫金交织的剑光从天而降当头劈落。

  更甚者,一方白玉大印凌空飞来,如同山倾一般,同样倒向林政。

  可惜皆慢了一步。

  北极剑已经先一步洞穿并撕裂林政的身躯,雷火爆燃,吞噬林政尸身。

  白玉大印和剑光去势虽然猛烈,但这时都在半空中灵巧一转收回。

  唐晓棠一手持天师剑,另外一只手向前摊开伸出,托住飞回的白玉大印。

  然后她撇撇嘴,看了眼一旁雷俊:“你这个……还真是速度快。”

  雷俊收回北极剑,则冲唐晓棠问道:“小师姐无大碍吧?”

  唐晓棠面色略有几分苍白,但几个呼吸间,已经恢复如常。

  同时,她被林政以广莫剑强行破开的大乘道景,边界金色的纯阳真火熊熊燃烧,焚去那些蓝色的冰晶后,破损的边界开始重新愈合,纯阳法界恢复原状。

  “还好,无大碍。”唐晓棠再瞅雷俊一眼:“你呢?”

  雷俊身体无异状,精神较之平时略有少许萎靡。

  但随着短暂时间推移,转眼已经恢复如常。

  “嗯,没事。”

  雷俊看一眼身边如今九节长短的上清玉宸仙竹:“新生变化,还有不少地方有待打磨。”

  经过玄暗之尘和九霄心雷合炼之后,上清玉宸仙竹生出不少变化。

  雷俊驾驭下,此宝由实转虚,直接越过空间和物质的阻隔,抽打对手的神魂。

  威力和突然性毋庸置疑,但相关消耗亦大。

  不单只法力消耗,还对雷俊本人心神造成较大负担。

  旁的对手也还罢了,林政毕竟是已经九重天圆满的大儒,神魂修为不俗。

  好在仍然一击功成。

  些许消耗,在雷俊承受范围内。

  两仪仙体运转下,恢复法力的同时,也滋养自身神魂,短时间内二者变化皆快速平复。

  雷俊和唐晓棠快速清理方族祖地余下的人与事。

  “所以,如前所言,似小师姐你的太初元君法象这般强势的法术神通,本身无形无质没关系。”

  雷俊言道:“就如地震一样,被你摧毁横扫的事物,会彰显你的威势。”

  唐晓棠干咳一声:“我还是希望里子、面子一起有。”

  有些话她无需多言,雷俊也看得出。

  同样是新生的神通变化,唐晓棠当前也需要继续细思揣摩。

  她眼下不管是显化太初元君法象还是变纯阳之海为太初之海,对她自身的法力消耗,同样是极为巨大的负担。

  即便她已经从纯阳仙体升华提升至太初道体,相关方面的根底,仍需要慢慢打磨和积累。

  届时,她不论平时修行还是与人斗法,都将更加自如圆融。

  “不行,我也要琢磨个速度快的法门。”

  唐晓棠注视雷俊找回北极剑,左思右想后断然道:“要不然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太吃亏了,大鱼都被你捞了。”

  “期待小师姐你的新手段。”雷俊由衷说道。

  他这时先收回北极剑,然后现出多枚两仪天元法箓,钳制先前眼看要飞出的广莫剑。

  广莫剑在半空中微微震荡,前后摇摆。

  毕竟是被林政主动掷出,如果大同林族祖地尚在,则广莫剑最可能的结果,是受祖地香火文脉牵引,主动返回。

  但眼下大同林族祖地已经不复存在,广莫剑便有自行隐没的征兆。

  但雷俊的两仪天元法箓衍生大量元磁之力,将无主的广莫剑定在半空中。

  和对待瀚海剑一样,雷俊暂时不忙将之炼化,只先镇封,晚些时候再慢慢研究。

  “其他地方如何了?我看伱是从……呃,苏族?我看你是从那边过来的。”唐晓棠则问道。

  雷俊:“苏族已经没有问题,大师姐那边也解决了韩族,加上被小师姐你攻破的林族祖地和这里,大同五望根基已去其四,只剩萧族那边。

  大同萧族传家宝瀚海剑出祖地被我缴下,其族主萧静眼下则不在大同,萧族祖地当前正空虚。”

  唐晓棠闻言兴趣缺缺:“这样啊……师姐呢?”

  雷俊大致讲述情况,唐晓棠好奇:“没有三洞三天真经法箓,也能自称是龙虎山正统?如果是上古符箓派祖师,又有能力授箓给九重天的季道成,其本人即便没有天师印、天师袍,也该通晓三洞法箓吧?”

  雷俊视线望向大同和大汉人间相通的虚空门户所在方向:“按理说,该是如此……”

  唐晓棠:“如果当真连三洞真经法箓都没有,那他说自己是符箓派前辈祖师,也有人信?”

  雷俊:“或许真有蹊跷,不过当初道法改元之事,难说还有当事者在,具体情形如何,本派典籍记载亦有不尽之处,倒无需就此断言。

  不过大汉龙虎山道统传承走的确实是上古符箓派路子,这倒没错,如果只是马宗祥这样的八重天修士便罢了,季道成乃是实打实的九重天符箓派大乘高真,同境界的符箓派修士可没法授箓于他,更不可能针对他除箓。

  并且,季道成亦不是大汉龙虎山历史上唯一的九重天修士,眼下这方大汉人间的历史长短,同大唐那边相若,距离史上汉末乱世人间分流时有数千年了,期间大汉龙虎山涌现出过不止一位九重天大乘高真。”

  此前黄玄朴得上古符箓派遗留符诏和传承加以利用,奠定人间道国根基。

  但彼时黄玄朴授符诏,只能加持容光尘、洪婕、傅东森等八重天修士,无法加持和黄玄朴本人一样九重天的修士,更难以直接凭授箓造就九重天的符箓派大乘高真。

  而大汉龙虎山可以。

  并且在历史上不是孤例。

  这证明他们确实是正儿八经的上古符箓派传承,证明定然有洞神九重天之上已经洞玄登仙的存在为他们授箓。

  哪怕所授者不是故老相传的三洞真经法箓。

  眼下悬念主要在于,近年来面对大空寺和须弥宝部的挑衅、进逼,大汉龙虎山上下没有给出符合预期的强力回应。

  当然,大汉龙虎山也没有吃大亏,只是令人感觉不如预期中强势。

  但按照马宗祥表现出的明确态度,又像是得到更高层的指示。

  情形矛盾之下,叫雷俊有些疑惑。

  “你把对面的人扣下了?”唐晓棠问道。

  雷俊:“嗯,算是比较冒险的举动。”

  但脑海中的光球并没有预先出签运示警。

  雷俊并没有因此觉得高枕无忧可以肆无忌惮。

  或许只是时机、场合未到,亦或者人选不对。

  “师姐在那边?”唐晓棠并没觉得雷俊是冒险之举,反而兴致勃勃:“我也过去看看,那个萧族祖地,你忙吧。”

  说罢,她冲雷俊摆摆手,彻底收了纯阳法界,然后身化流光,向远方飞遁而去。

  雷俊微笑目送唐晓棠离去,接下来联络自家大唐龙虎山天师府,还有守在大唐虚空门户入口处的张徽,还有唐廷帝室方面。

  晚些时候,大唐龙虎山天师府由高功长老楚昆和张静真带队,一行人赶来大同。

  和他们同行者,还有唐廷帝室方面的人,其中以楚羽为首,人数相对有限。

  “陛下旨意,大同方面,请雷天师和唐国师定夺。”

  楚羽言道:“我们此来,主要是整理大同五望各种家学典籍,请天师行个方便。”

  雷俊:“文华广传天下黎民,乃人间盛事,贫道和师门上下,无不乐见其成。”

  楚羽颔首:“有今日盛况,天师居功至伟。”

  当日洛阳之战,楚修远身陨于雷俊之手。

  楚羽对此早已知情。

  此刻同雷俊面对面相逢,她面上并无异状。

  诚如楚修远当日所言,他们父女二人当面相逢,情况允许的前提下,或许对方可能身免,单留性命在。

  两方相争,互相撞在别人手里身死,各安天命,生者无怨。

  若非早有决断,楚羽当初何必离开苏州?

  此刻楚羽面对雷俊,雷俊看得出对方心绪有所起伏,但目光始终澄澈。

  他亦不会提及相关事。

  一如洛阳之战他同楚修远所言,苏州楚族是苏州楚族,楚羽是楚羽。

  在这方面,人各不同。

  楚羽、楚昆如是。

  方岳如是。

  方简亦如是。

  某种角度来说,楚修远当初的安排成功了,即便不计楚羽,还有楚昆、楚安东他们。

  苏州楚族血脉不会断绝。

  不过,楚氏犹在,曾经五姓七望之一的苏州楚族,在大唐终将成为历史。

  包括楚族、方族在内,大唐名门世家败落,文脉断绝,但伴随大量儒家典籍扩散,大唐范围内正有新的文脉,在渐渐成型。

  遍布四方,深入各地。

  近年来,大唐民间文华更胜。

  此番大同五望亦成为历史。

  他们的各种文献典籍,同样将有大部分被运回大唐人间。

  不过,另有相当一部分,会留在大同。

  这里人口颇多,更胜须弥等地,不在巅峰时的归藏之下,纵使不及一方真实人间,亦相当可观。

  “陛下已知此间民情?”雷俊同楚羽问道。

  楚羽颔首。

  女皇旨意令雷俊、唐晓棠全权代表处置大同事宜,雷俊闻言,已经大致了解女皇心思倾向。

  这方面倒是同他不谋而合:“贫道有心向陛下请旨,保留此间十六国封地,其中称‘君王天子’者,也继续由十六国虚尊之。”

  此地不同于大唐人间,或可有别样发展。

  亦或者,能有些新的尝试。

  当然,大体上说是十六国维持不变,但各种具体细节,将来改动处颇多。

  旁的不提,这需要大量的人力成本。

  雷俊无心由龙虎山天师府一家通盘掌握。

  他本人亦志不在此。

  “楚斋主,贫道有一事相询。”雷俊当前关注另一方面。

  楚羽:“天师请讲。”

  雷俊:“萧玉门居士,当前可还在世?”

  孤城先生萧玉门,即萧航、萧春晖、萧雪廷三人之父,乃大唐陇外萧族第一高手,早几十年前就是八重天圆满境界的大儒,昔年被称为是当时大唐皇朝内最有希望冲击九重天境界的人之一。

  但当初身陨于那场西域妖乱。

  不过以详情论,死不见尸。

  只是随后发生的种种事,叫人相信他人已不在。

  直到近些年来,雷俊对此怀疑之形与日俱增。

  知晓陇外萧族在大同内有一脉分支后,雷俊曾经怀疑对方身在大同萧族。

  只是大同萧族之主萧静乃是女子,而萧塬等族老中,亦不见萧玉门踪影。

  “天师相询,不敢有瞒。”

  楚羽轻声道:“就我所知,雪廷他们的父亲……仍然在世。”

  她视线环顾四周:“但自当初西域之战为陇外萧族拼过最后一场,雪廷他们兄妹又投身朝廷后续有了交待后,孤城先生就音讯袅袅了,连雪廷他们都不知其具体行踪下落。”

  雷俊微微颔首:“眼下看来,亦不在大同中,不过大汉人间那边,也有陇外萧族血裔。”

  楚羽:“天师的意思是?”

  雷俊:“大汉皇朝内,上古符箓派宗承、儒学世家、外道大空寺以及来自须弥的宝部并立,盘根错节,嗯,可能还有巫门藏身暗处,贫道个人无意操之过急,预备先待大同恢复太平,同时也有心看看汉廷宗室接下来会有何举动。”

  楚羽:“雷天师心系大同黎民,楚某佩服。”

  经过洛阳之战,乃至眼下的大同之战,大唐人间方面如今都已经体会到,这位静时若渊渟的当代天师,不动则已,一动则如雷霆天崩。

  不过在平日里大多数时间,其人仍安静自守,仿若安静的渊海。

  只是楚羽也留意到雷俊的措辞。

  他个人倾向如此。

  说话留有余地,不怪雷天师含糊,而是大唐龙虎山天师府,还有两人。

  从安分与否这个角度来说,那两位更不是省油的灯。

  楚羽倒是淡定。

  跟女皇张晚彤一样淡定。

  早知双刃剑,享受其锋芒带来便利的同时,对另一面早有心理预期。

  “贫道接下来去萧族祖地。”雷俊问道:“张徽居士呢?”

  楚羽:“静停有心当前留在大唐人间,待待大将军和雪廷更进一步后,他再考虑踏足别处。”

  雷俊:“大将军和萧三将军的话,应该就在近年吧?”

  楚羽:“是,大将军可能会稍快一点。”

  上官云博天资虽逊色萧雪廷,但积累太过深厚,本就只欠一线之隔。

  山河国运龙脉之气散开,尽归天地,滋养众生的情况下,最为有利于他这种情况,故而可能比萧雪廷还要略快出一线。

  “愿二位将军早日成就武圣之身。”雷俊颔首,辞别楚羽,然后前往萧族祖地,做最后处置。

  …………………

  荣国君主一行,此刻正在拜会大唐天师府门下。

  楚昆等人入大同后奉雷俊所命,清理方族祖地。

  听闻荣国君主的来意,之前得过雷俊吩咐的楚昆,给了对方一颗定心丸。

  荣国君主没了近忧,但还不能彻底安心下来。

  因为还有远虑。

  直觉上,他感觉未来的大同,并非将五望十六国平替成一道十六国那般简单。

  这固然是令未来有了更多可能。

  但荣国接下来何去何从,还需费不少思量。

  他正思索间,看到自己的长子急匆匆赶来。

  “出了什么事?”荣国君宁心静气问道。

  荣国公子深吸一口气:“燕国境内,似有些不寻常的举动!”

  荣国君平静:“他们敢在这个时候胡来,下场堪忧。”

  五望大局已定,燕国虽受大同林族辖制,但不至于此刻为了林族舍生忘死。

  他们的目标,是同列十六国的其他大同诸国。

  荣国,正与燕国相接壤。

  “只凭他们自身,自然不敢胡来,当前也只是暗中筹谋,忱戈待旦。”

  荣国公子蹙眉:“可一旦他们亲赴那些外来的道人或那方人间的皇朝,说动对方支持,情况就全然不同了。”

  荣国君远远眺望片刻后,摇头说道:“恐怕他们要失望了,如果对方有此心思,便不会保留我们十六国,更不会保留天子……”

  他凝神思索后,沉吟着说道:“燕国和其他国,也包括我们,短时间内都动不起来,倒是天子那边,此番剧变,不知会有怎生想法。”

  …………………

  同在方族祖地外围,远方。

  看上去外观年龄三、四十岁许的大同天子,世称周王,正平静看着面前年龄尚幼的儿子:“孤欲使你赴大唐龙虎山求道。”

  孩子年岁不大,但年少老成,安静端坐,闻言行礼:“孩儿遵命。”

  周王:“孤已打听过,道门讲求仙缘,能否入门学道,当前尚无法断言,但这个机会,务必一试。”

  孩童如小大人般应诺。

  周王身边,王室重臣面色凝重,这时轻声道:“王上……大汉人间里,须弥那边?”

  “我们只有选择一次,只有选择一边的机会。”周王平静言道。

  身在大同,五望犹如五座大山压在头顶,正常情况下,不论周王还是十六国,都没有半点翻身的可能。

  纵使再不愿,想要有所改变,唯有借助外力。

  大同此前只同大汉人间相通。

  十六国尽可在汉廷帝室方面寻求希望,周王反而局面不利。

  大汉龙虎山天师府,同大汉朝廷关系颇近。

  至于大空寺,哪怕稍微对他们有些了解,也知道和他们合作,更甚与虎谋皮。

  大汉人间的儒学世家同样无需多提。

  如此数下来,大同天子都城可选者,便只剩一处:

  佛门圣地,须弥宝部。

  经过长时间而又谨慎的接触,双方在暗中建立起联系。

  近来,须弥宝部甚至主动提出,召周王之子入门。

  于周王而言,虽然那是佛门一脉传承,但能与之建立联系,再好不过。

  可事尚未成,大同突然遭逢巨变。

  变天。

  主宰大同数千年的名族五望,一朝成为虚幻泡影,就此不再。

  对大同中人造成的冲击,不言而喻。

  周王同样震惊。

  自己心目中,即便与须弥宝部建立起联系,想要将之推翻也极为困难,充其量两强相争能令大同其他人有更多活动的空间。

  结果大同五望便如此成为历史?

  震惊之后,周王立刻改了主意。

  还没来得及前往须弥的儿子,第一时间被他安排各种礼节,然后谋求面见大唐道门真人的机会。

  出尔反尔,开罪须弥宝部的后果,他亦有所预料。

  然而……

  “不论须弥佛门还是大唐道门,都非比寻常,随便哪一家,抬手间都天翻地覆。”

  周王平静言道:“但一者,大唐道门眼下已经占了大同,二者……”

  他身旁近臣明白其言下未尽之意。

  二来,纵使须弥宝部倾力来攻,也未必能拿下五望坐镇的大同。

  而大唐龙虎山天师府,已经切实摧枯拉朽将大同五望打垮。

  至于说天子家声,显然不是现在需要考虑的。

  佛门主动收徒。

  道门这边,自己上赶着去拜师。

  后者无疑更被动。

  但从另一方面来讲,其所谋者少。

  如果事成,周王一系,更加自如,后患更少。

  “我们,没有慢慢选择的余地,那和选错是一样的。”周王平静言道。

  下面十六国蠢蠢欲动。

  他们想必也会选派大量子弟,希望能入大唐人间求得仙缘,入那威震寰宇内外的道门圣地学道。

  “时不我待。”

  周王轻叹:“能否成事,亦未可知啊!”

  …………………

  “大同中,当前想必人心起伏得厉害。”

  大汉人间,一队人马自帝京长安远道而来,前赴大同。

  正副二使,正在交谈。

  他们已经得知如今大同里变化的大致情形。

  大同人心浮动的同时,大汉人间这边的知情者,同样为之震惊。

  “五大望族,五位九重天境界的平天下大儒,全部身陨?”相对年轻的副使,面上犹带怀疑之色:“连跑都没能跑出来一个么?”

  中年男子模样的正使看对方一眼:“嗯,五个,虽然大同萧族族主不在,但大同方族,原来还隐藏了一位九重天大儒。”

  副使方骏眉迎着对方的视线:“少傅不要这么看下官,虽然都出身方族,但大同方族和荆襄方族早分家几千年了。

  双方虽然有时候同气连枝,但分歧更多,像隐藏一位九重天大儒这种事,大同方族肯定不会透风声和荆襄方族。

  更何况……”

  他笑笑:“下官忠心于朝廷,忠心于陛下和太子殿下,家族那边对下官非议颇多,有什么消息,也不会通知下官。”

  身为此行正使的太子少傅欧阳靖远淡然道:“方舍人说哪里话,大汉上下,谁不是忠心朝廷?”

  方骏眉低首:“少傅大人教训的是,下官谨记。”

  欧阳靖远看对方一眼。

  陛下身边,便是太多这种幸进奸佞,不仅蒙蔽圣听,更掣肘太子殿下。

  他视线转向前方,眺望大同虚空门户所在方向。

  不过,这小人有句话说的不错。

  大同五望,竟然这般简单就被击垮?

  就目前所知消息,那可不是中立所在的遭遇战,而是五望依托祖地固守,结果被那所谓大唐皇朝的道门中人,强行攻破祖地禁制,毁家灭门?

  大唐道门作为攻坚一方获胜,换到中立场合下的遭遇战,他们只会赢得更轻松。

  并且,这种情况下,林政、方熙、韩天、苏广以及方行等人,竟然连放弃祖地遁逃都做不到么?

  韩天、苏广姑且不说,林政乃是九重天圆满境界已经平步青云的大儒。

  方熙、方行二人的方族祖地,有通达九州四方之能。

  这三人竟然连一个都没能逃出来?

  欧阳靖远初闻讯,几乎以为消息有误。

  整个大唐皇朝上下团结一心,所有高手倾巢来攻,才能有这般战果吧?

  欧阳靖远再三确认,但消息最终表明,只得大唐道门中人现身。

  准确说来,只得大唐符箓派高手现身。

  欧阳靖远震惊之后,勉强平复心神,奉太子旨意,前往大同,一探对方虚实。

  大汉左将军尹明身陷其中,好在听说其人暂时无恙。

  但大唐道门,以及大唐皇朝究竟抱何种心思,当前实在难以肯定。

  猛龙过江。

  大汉皇朝上下,注意力已经都被吸引到大同那里。

  欧阳靖远和方骏眉带领大汉方面的使节团,通过虚空门户,来到大同。

  有大师姐许元贞过去的情况下,雷俊已经徐徐散去封堵虚空门户的大乘道景与阵法。

  许元贞无心同欧阳靖远、方骏眉打交道。

  唐晓棠则对此充满好奇。

  照雷俊想来,小师姐应该是觉得作为大唐国师,接见大汉使节团,颇为有面。

  她人虽有些不靠谱,但先任龙虎山天师,后任大唐国师,各种大面上的事情做来游刃有余。

  尤其是她对类似事比较感兴趣的情况下。

  此外楚羽作为大唐官员也在一旁,是以雷俊暂时不操心那边。

  他攻破大同萧族的祖地同时,指导楚昆、张静真等人先解决大同内部的善后事宜。

  五望积蓄,他大致扫了扫。

  多是适宜儒家修士修行所用。

  很多天材地宝,都已经经过文华浩然气的相关处置。

  不过,其中部分东西,仍然引起雷俊的注意。

  “师兄,这是六龙心髓?”楚昆好奇看着雷俊此刻正在端详的宝物。

  雷俊颔首:“嗯,确实是六龙心髓。”

  此宝既可用于儒家修士修行,亦可用于道家修士修行。

  于儒家修士而言,是一番功用。

  于道家修士来说,六龙心髓最宝贵的功效,是可以有助于九重天大乘高真的日常修行。

  许元贞、唐晓棠分别是九重天四层、九重天三层的境界,修为已相对较高,此宝于她们而言,帮助没那么明显。

  对雷俊这样初成九重天一层的修士来说,效果则最为显著。

  “这个倒是颇为契合我修行了。”雷俊微微颔首。

  成就九重天境界后,他相当一部分时间用于炼制法宝和修持新的神通法术,或多或少占用自身继续炼化玄灵一炁的时间。

  如今有这六龙心髓相助,则可以帮他更快积累玄灵一炁。

  玄灵一炁积累深厚,方才有希望炼化丹灵三炁,从而成就九重天二层的修为境界。

  如此,可以为雷天师节省一些时间,或者说,为他补回一些时间。

  “师兄,大同这边保存的比归藏那边好很多。”楚昆感慨。

  雷俊微微颔首。

  相较于此前被小明廷占据的归藏,大同这边情况确实要好很多。

  灵气充沛澎湃的同时,看得出来天材地宝众多。

  虽然大部分都已经被大同五望收割乃至于炼制消耗用于自身子弟,但新生苗株数量和种类都丰富,陆续新生。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