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期待在异世界

第1190章 苦涩的过去和未来

期待在异世界 如倾如诉 10225 2024-06-11 06:31

  

  

  

  

  

  

  

  

  第1191章 苦涩的过去和未来

  “————”

  这一刻,整个天地仿佛都变得一片寂静。

  当深邃的黑暗取代冰川,取代烈焰,取代至今为止的一切,出现在这片天地的中央时,真正的无限在此展开了。

  那是广袤无尽的宇宙空间。

  那是极其遥远的无尽边界。

  巨大的黑洞悬浮于其间,没有展现出吞噬一切的可怕伟力,而是就这么静静的在这宇宙空间中旋转着,让一切的一切都尽归于寂静。

  当然,也包括了那挥下冰华,展现冰瀑,在超常感官的支配下只想战胜黎格的女武神——夏尔蒂。

  “————!————!”

  寒冰的女武神并在这片宇宙空间中停滞着,似在永远漂流的恒星一样,通体凝滞。

  她面无表情的脸呈现着呆滞。

  她殷红的眼眸同样呈现着呆滞。

  无穷无尽似的复杂资讯便在此时此刻里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涌入到她的脑海中,让她的大脑超负荷的运转起来,完全没有多余的功能去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所以会凝滞。

  所以会呆滞。

  即使她此时此刻里早已没有了正常的思维,全靠超越本能的超常感官在支配着身体,可在大脑忙着处理涌入进来的无数资讯,根本没有余力控制身体的状况下,即便她那感官再超常,也无法让身体做出任何一个动作。

  这是连潜意识都能剥夺的领域。

  这不是绝境,却胜似绝境。

  可惜,这个状态下的夏尔蒂是感受不到了。

  “虽然,以我现在的能力,就算不展开领域,也有的是办法战胜这个状态下的你,可用这种方式战胜你的话,应该能让你最直观的感受到,再找我比剑,不过是一件愚蠢的事情吧?”

  不知何时挣脱了冰冻的状态,让整座寒冰之山爆开的黎格缓缓的从漫天冰晶中走了出来,来到夏尔蒂的面前。

  “以你的能耐的话,应该能够承受住【无量空处】数秒乃至数十秒的时间而不变成白痴。”

  “所以,你就好好体会吧。”

  “你我之间的差距。”

  说着,黎格也不对夏尔蒂做什么,直接撤掉了领域。

  就好像无尽的黑暗突然如潮水般褪去似的,球形的结界领域从内到外的开始消散,让黎格和夏尔蒂的身形重新出现在夜空之下,月夜之底。

  然后,夏尔蒂的身形便不受控制的往下方坠去。

  黎格恰到好处的伸出手,揽着这女武神的腰,从半空中慢慢的落下。

  这一幕看上去很美,让人丝毫想象不到,截至数秒钟前,这一男一女还是挥剑互砍的关系。

  直到落在地面上以后,黎格才准备松开手,放下夏尔蒂。

  只可惜,有人并不领情。

  “放……开……她……”

  微弱的声音忽然响起,传入了黎格的耳中。

  “放开……她……!”

  黎格的脚被一只血淋淋的手给猛的抓住。

  手很用力,就像是在这上面施加了今后的人生要用到的所有力气一般,令五指都微微陷入进去。

  黎格低下头,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脚下。

  在那里,身上同样鲜血淋漓的「千兆」趴着,一只手抓着黎格的脚,脑袋艰难的抬起,双目死死的盯着黎格,里面充满着憎恨及愤怒。

  “原来你没摔死啊?”

  黎格不带丝毫感情的说着这样的话。

  “我让你……放开她……!”

  「千兆」却是对黎格的话不管不问,只是低声吼着这样的话,一边吼还一边呕血,看上去极为凄惨。

  但黎格眼中却不带半点怜悯及同情。

  “虽然我本来就打算放开她……”

  黎格淡淡的出声。

  “可你这种作态算什么?也未免太恶心人了吧?”

  话落,黎格毫不留情的一脚踹开了「千兆」的手,甚至踹开了他的人,让他滚了出去。

  “咳咳……”

  「千兆」拼命的咳嗽了起来,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

  黎格望着这样的「千兆」,眼神不像是在看着一个人,更像是在看着一条狗。

  “人家一来没要你救,二来也不屑于你这种种自以为是为她好的行为,你却屡次三番的出头,干涉她的事情,践踏她的行为,还一副为了她甘愿付出性命,付出一切的模样?”

  “做这种事让你感到很陶醉吗?还是会让你沉浸在这种自我牺牲及自我奉献的自我感动中无法自拔?”

  “你这甚至都算不上是什么舔狗了,完全就是自以为是的享受这种情景的变态了吧?”

  “虽然这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可你要恶心人的话能不能拜托你去恶心别人,别跑到我的面前来恶心我?”

  “让人作呕。”

  黎格这一番发言,已经不能用言辞犀利来形容了,完全就是恶毒的咒骂。

  “你说什么……?!”

  连「千兆」似乎都没有想到黎格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先是感到一阵不可思议,紧接着陷入狂怒的状态。

  “你居然说我是在……自我陶醉?!”

  这侮辱,轻易就让「千兆」失去了理智,陷入了癫狂。

  “难道不是吗?”黎格却半点不嘴下留情,讥讽似的道:“说你自作多情都是一种赞美,说你自以为是又觉得不够尽情,那说你是在自我陶醉的享受这种行为,应该是最恰当的了吧?”

  “怎么?戳中你的痛处了?”

  “那可真是抱歉,谁让你恶心到我了呢?”

  “我见过的恶心人物也不算少,可你在那其中也是最令人感到恶心的一个。”

  “从你的一举一动里,我丝毫看不出什么叫尊严,什么叫尊重,有的只是你个人的自我陶醉。”

  “我想,这也是夏尔蒂那么厌恶你的原因吧?”

  黎格的一句话语,像一把把尖刀一般,刺穿了「千兆」脆弱的内心。

  他本不是这么容易受刺激的一个人,可一旦涉及到夏尔蒂,他就会变得容易激动,容易不顾后果。

  而黎格现在可不是在单纯的涉及到夏尔蒂而已,而是将「千兆」对夏尔蒂的感情摔在地上,任意踩踏。

  他何曾受过这样的刺激?

  他何曾被他人如此辱骂过?

  即使夏尔蒂再怎么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即使身边的人也都跟他说过,那位女武神的眼中压根就没有他,他也总是在失落过后继续笑脸相迎,因为他始终相信她会需要自己。

  但现在,有一个男人却用血淋淋的言辞告诉了他,他的这番想法,这番作为,不过是自我感动,自我陶醉……

  “!!!”

  「千兆」的双眼几乎是瞬间充血了。

  “我要杀了你!”

  以前所未有的憎恨之声吼出这句话的「千兆」不顾遍体鳞伤的身体,用力的从怀中抽出了一个盒子。

  ??????55.??????

  那是表面上刻满着神秘的符文,还贴着封条,像是封印着什么似的铁盒。

  双眼充血的「千兆」奋力的高举铁盒,就要将其摔碎在地。

  然而……

  “【过来吧。】”

  携带力量的话语乘着风的响起,让和铁盒突然挣脱了「千兆」的手,飞向了黎格。

  “什么?!”

  「千兆」大惊。

  黎格则是已经伸出手,接住了飞来的铁盒。

  “这就是你最后的手段,最后的底牌?”

  黎格瞥了一眼手中的铁盒,鉴定魔法在无咏唱的状态下瞬间发动,让他一下子洞察了铁盒的本质。

  “原来如此,一件封印着狂暴猛兽之魂的秘宝吗?”

  黎格冷笑了起来。

  “觉得用这种东西就能对付我?”

  “看来,是我高估了你们这些所谓的圣使了。”

  “终究,只是一群上不了台面的家伙呢。”

  说着,黎格当着「千兆」的面,再次发动了无咏唱的魔法。

  只是,这一次,他发动的不再是鉴定魔法了,而是【高阶道具破坏】这个专门用于破坏魔法道具的魔法。

  “砰!”

  铁盒顿时在黎格的手中破碎,里面冒出的一缕野兽幻影也在凄惨的哀嚎中消散于无形。

  “你……你……”

  「千兆」睁大着眼睛,浑身颤抖,似不肯接受眼前的现实。

  黎格这才将手中抱着的夏尔蒂顺势扔下,动作随意又粗暴,半点怜香惜玉都没有,又是让「千兆」眼中涌出了怒火来。

  没办法,自己视作宝物的女人,竟是被其他的男人当做垃圾一般的扔在地上,这又是另外一种绝大的刺激。

  “既然这女人已经不再碍事了,那就让我做回正事吧。”

  黎格迈开步伐,一步一步的向着「千兆」的方向走去。

  “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打算干什么,看我来一探究竟。”

  黎格向着「千兆」伸出了自己的手。

  见状,倒在地上的「千兆」也已经毫无反抗之力了,只能用仇恨的眼神继续瞪着黎格,似想记住他的模样,下辈子再报仇一般,面目可憎。

  对此,黎格自然是全都无视了。

  可就在黎格的手即将触碰到「千兆」的脑袋,并准备发动【记忆操作】来翻阅其脑域时,一个声音微微响起。

  “……我们此行的目的,是想破坏隐世之地中用来传送到外界的魔法阵,以及寻找一件东西。”

  当整个声音响起,传入黎格和「千兆」的耳中时,黎格姑且不提,面目可憎的「千兆」是陡然一喜。

  “「冰女」妹妹……!”

  声音的主人,赫然便是夏尔蒂。

  夏尔蒂不知何时醒来了。

  只是,她并没有起身,而是就这么躺在了那里,仰望着夜空,双眸恢复冰蓝之色。

  可仔细一看,那对冰蓝色的眼眸却是黯淡无光,完全不见半点往日的光辉。

  稀世的女武神便仿佛失去了人生的意义一样,轻启朱唇,漠漠的开口。

  “为了达到这两个目的,圣殿的圣使这次一共出动了五个,除了「天狩」和「巨兵」以外的人都来了。”

  “虽然我擅自脱离了队伍,那边那个烦人的家伙也跟了过来,但以其他三人的能耐,想在祭司们都被深渊气息引走的现在入侵神殿,达成目的,绝对不难。”

  “也许,他们现在已经达成了目的也说不定。”

  闻言,黎格的眉头顿时紧紧的皱了起来。

  “【传送门】。”

  没有犹豫,黎格打开了不限距离的传送之门,让半圆形的黑暗之门在面前展开。

  穿过【传送门】的黎格瞬间回到了神殿。

  现场,顿时只剩下夏尔蒂及「千兆」两人。

  “冰……”

  「千兆」想要再喊夏尔蒂,甚至想向着夏尔蒂的方向爬去。

  夏尔蒂却似预感到了「千兆」的动作一样,虽然双眼依旧黯淡无光,可还是动了动身子,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她没受什么伤,但因为【无量空处】的关系,大脑对身体的支配尚且还处于一个迟钝的状态。

  所以,她只能艰难的爬起来,半点没有了过去的高冷,反而看上去有些惨淡,有些可怜。

  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夏尔蒂握着仅剩的一把传承之剑,慢慢的离开了这里。

  “等等我……等等我啊……!”

  「千兆」努力的呼喊着,想要起身,想要往前爬,但身上的伤势却在妨碍着他,让他一次次努力,一次次失败。

  令「千兆」感到惊喜的是,夏尔蒂竟是真的停下了脚步。

  可是,对方下一秒钟里说出来的话,却让「千兆」如坠冰窟。

  “有一句话,黎格·布里豪特确实没有说错。”

  夏尔蒂没有回过身来,背对着「千兆」的说出了那句话。

  “你这样,真的很恶心。”

  语毕,夏尔蒂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只剩下「千兆」一人,满脸错愕的看着夏尔蒂逐渐远去的背影,双眼睁大到了极限。

  恍惚间,他回想起了自己的人生。

  「千兆」,这个男人之所以会那么执着于那个冰冷的女人,原因其实很简单。

  他曾身处于地狱。

  那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狱。

  曾经,有这么一个组织,专门从各国拐来儿童,将他们训练成能够供贵族们取乐的玩具,为贵族们提供无法上得了台面的特殊服务。

  「千兆」,就曾是那个地方的一员,一个从别国拐来的儿童。

  而在他即将被卖给贵族,当做贵族用来发泄特殊癖好的玩偶时,有一位女武神带着女王骑士团闯进了这个组织的大本营,将其无情捣毁。

  「千兆」就在当时那片被冻成冰天雪地的废墟中,亲眼目睹了那个女武神的背影。

  从那个时候起,他就决定要为对方而活了。

  为此,他才加入的圣殿。

  只可惜,寒冰的女武神压根不记得他,不记得自己救过这么一个人。

  她只是照常挥剑,履行着身为女王骑士团的一员的职责而已。

  所以,他依旧只能像这样,看着她的背影。

  “哈哈……哈哈哈哈哈……!”

  「千兆」躺在血泊中笑了。

  笑得很大声,也笑得格外的凄凉。

  而他的笑声,自然没能让女武神再停下自己的脚步。

  女武神便在一片冰天雪地中愈行愈远,背对着那如同在恸哭一般的大笑声,孤独的走向了未知的远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