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两千九百零二章 到底是现实还是剧本?

  

  

  

  

  

  

  

  

  “碧虚,你还好么?”

  雪女扭头看向凌碧虚,眸中写满了关切和担忧。

  “一点沉魂露,还不至于让我永远睡下去。”

  凌碧虚的眼神瞬间温柔了不少,“师父,您怎么会在这里?”

  “你我的功法一脉相承,能够相互感应。”

  雪女苦笑着道,“你刚离开王庭,我便感知到了。”

  “您是专程来找我的么?”

  凌碧虚面色微变,“莫不是要灭了我灵渊宫,好去向那位钟盟主邀功么?”

  “怎么可能?”

  雪女摇了摇头道,“我正是担心你和钟文起冲突,才特意向他告了个假,想跑来好好劝你一劝,他于我有恩,你又是我最心爱的弟子,我实在不忍心看着你们兵戎相见。”

  “师父......”

  凌碧虚美眸中闪过一丝暖意,沉默半晌,突然问道,“您......怎么会被困在这里?”

  “还不是我这位亲爱的妹妹?”

  雪女无奈地叹了口气道,“这么多年来总是对我喊打喊杀的,突然有一天回心转意,居然客客气气地说要请我喝茶,我这做姐姐的可不得受宠若惊,想都不想便答应下来了么?”

  “果然也是清淼么?”

  凌碧虚恍然大悟,再看清淼之时,态度已经极为不善,“你这是要将两任水之主宰统统干掉,好自己上位么?”

  “碧虚......主宰大人,您误会了。”

  清淼心头一凛,连忙辩解道,“雪女这个贱人根本就没存好心,当年她嫉妒您的天赋,担心被自己的弟子超越,想要对你痛下杀手,若非我及时发现,哪来现在的水之主宰?我对您一片忠心,怎么可能有半点背叛之意?”

  雪女姐姐妒贤嫉能?谋害弟子?

  怎么可能?

  钟文并不清楚灵渊宫的往事,可在听见这番话的瞬间,却本能地感到别扭。

  在他的认知里,雪女是个极温柔,极恬淡的人,根本就没多少权力欲,依她的性子,一旦发现徒弟有望超越自己,怕是会在第一时间欢天喜地地卸下重担,跑到山清水绿的世外桃源隐居起来。

  “说起当年,我也是被你的毒茶迷晕,醒来之时已经身处苍岚之虚,过了这么些年,还是一点都没长记性呢。”

  忆及往事,雪女言语间带着几分唏嘘,一丝苦涩,“这一回,你倒是没再把我送进去。”

  “你当我傻么?”

  对这个亲姐姐,清淼没有一点好脸色看,只是冷笑连连道,“能逃出来一次,就能逃出来第二次,既然都困不住你了,我还把你送进去做什么?”

  “清淼,停手罢。”

  雪女对着她的眼睛凝视良久,忽然轻叹一声,苦口婆心道,“感情之事,讲究一个你情我愿,强求不来的。”

  “闭嘴!”

  清淼恶狠狠道,“你是个连自己徒弟都容不下的卑劣之人,没资格这样跟我说话!”

  “师父。”

  凌碧虚突然开口道,“清淼所言,是否属实?当年您真的想杀我么?”

  雪女并不回答,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脸上满满的都是宠溺。

  “其实弟子早就猜到清淼在说谎。”

  凌碧虚眸中闪过一丝痛苦,“只是一直想不明白,她好端端的为何要这样陷害自己的亲姐姐。”

  “我这傻妹妹爱煞了你。”

  雪女语气说不出的复杂,“见到你与我亲近,心里怕是如同被刀割了一般难受呢。”

  “闭嘴!”

  清淼脸色一变,慌慌张张地冲上前去,一把掐住她的粉颈,尖声叫道,“闭嘴,闭嘴,你给我闭嘴!”

  “你不爱她么?”

  雪女被她晃得快要散架了,却还是平静地反问道。

  “我......”

  清淼动作一滞,神色阴晴不定,张了张嘴,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既然喜欢,为何不与她明说?”

  雪女直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的心意,就这样见不得光么?”

  “你......我......”

  清淼本能地想要反驳,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六神无主之间,她不自觉地扭头看向凌碧虚,试图从心爱之人身上得到一些鼓舞。

  可水之主宰的眼神却是寒冷如冰,看不见一丝温情。

  “碧虚,我......”

  清淼一颗心已经凉了半截,却还是抱着最后一丝期冀,用干涩的声音支支吾吾道。

  “不必再说了。”

  没等她一句话说完,凌碧虚便生硬地打断道,“你我之间,是不可能的。”

  ?????55.?????

  “为什么?”

  清淼脸色“唰”地白了,整个人如遭雷击,颤抖着问道,“我、我究竟哪里不好?”

  哪里不好?

  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

  你们两个都特么是女人好不?

  钟文听得一阵无语,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吐槽道。

  “你没什么不好。”

  不料凌碧虚的回答,却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可惜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心里再也没有多余的位置给你。”

  凌大姐!

  你脑子是不是也秀逗了?

  这是问题的重点么?

  首先性别就不对好么?

  钟文当真是哭笑不得,刚嘲讽完清淼,又忍不住吐槽起这位水之主宰来。

  “什么?”

  清淼却是如遭雷击,脸上再也看不见半点血色,娇躯摇摇晃晃,仿佛随时就要站立不稳,跌倒在地。

  “没听明白么?”

  凌碧虚继续冷冷地说道,“那就再说一次,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你我之间,是不可能的。”

  “不、不会的!”

  清淼额头冷汗直冒,口中不住地喃喃自语道,“你喜欢的人,应该是我才对,不会的,你一定是在骗我对不对?”

  “骗你?”

  凌碧虚轻轻叹息一声,“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你还不清楚我的性格么?”

  “谁?”

  清淼呆了许久,突然咬牙切齿,尖声喝问道,“你喜欢的人到底是谁?”

  凌碧虚俏脸不自觉地泛起两抹红晕,口中并未回答,目光却有意无意地瞥向雪女所在的位置。

  “又是你这贱人!”

  清淼顺着她的视线望去,脸色霎时间无比狰狞,原本清秀的容颜竟变得如同厉鬼一般,发了疯似地冲上前去,抓住雪女的香肩奋力摇晃道,“为什么,你为何要处处与我作对?啊!!!”

  说着说着,她竟然抑制不住情绪,直接仰天怒吼起来。

  雪女被她晃得险些连骨头都要散架,脸上挂着一丝无奈的苦笑,却没有多少意外之色,显然对凌碧虚的心意并非毫无所觉。

  我去!

  什么情况?

  清淼喜欢凌碧虚,凌碧虚却喜欢雪女?

  雪女和清淼还是亲姐妹?

  而且这三个还都是女人?

  卧槽,卧槽卧槽!

  这特么到底是现实还是剧本?

  还能再狗血一点么?

  事态的发展,显然已经远远超出了钟文想象的极限,竟是比上一世看见的那些无脑爱情剧还要狗血一百倍,以至于他脑袋嗡嗡的,沉浸在这错综复杂的关系里,久久没能回过神来。

  “放开师父。”

  眼见清淼对雪女施暴,凌碧虚俏脸一沉,厉声喝止道,“否则莫怪我不念旧情!”

  “不念旧情?”

  清淼转过身来,眼神空洞,面如死灰,“你要如何不念旧情法?”

  “不要逼我杀你。”凌碧虚贝齿轻咬嘴唇。

  “为了她……”

  清淼惨然一笑,“你竟然要杀我?”

  “如果你继续伤害师父的话……”

  “好,好,好!”

  清淼满脸凄然,突然发了疯似地狂笑道,“那你就杀了我罢!”

  言语间,她突然举起右手,五指并拢在一起,冰雪之力自指尖喷涌而出,瞬间凝聚成一柄锐利冰刃,直指雪女所在的方向。

  “住手!”

  凌碧虚见状大惊,再也没有丝毫迟疑,直接催动起主宰之力。

  “噗!”

  清淼娇躯一晃,口中登时喷出一道血箭,整个人摇摇晃晃,几乎就要重伤倒地。

  “不是说要杀我么?”

  不料她突然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狞笑着问道,“怎么还不动手?”

  怎么可能?

  我已经断了她的生机!

  为何她还活着?

  凌碧虚大吃一惊,还以为自己操作失误,再次奋力催动起主宰之力。

  “是不是想不明白?”

  可这一次,清淼甚至连血都没有吐一口,反而缓缓挪动双腿,朝着她步步逼近过去,脸上的得意之色几乎无法掩饰,“为何我到现在还没有死?”

  “你……”

  凌碧虚神色变幻不定,迟疑片刻,终于忍不住问道,“做了什么?”

  “也没什么特别的。”

  清淼伸出右手,轻轻抚摸着水之主宰白皙的脸庞,柔声细语道,“不过是降服了自己的体质罢了。”

  此言一出,轮到钟文不淡定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