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灵异悬疑 人间苦

第2638章 蔡根又背锅

人间苦 甲六一 7441 2024-06-11 01:49

  

  

  

  

  

  

  

  

  第2638章 蔡根又背锅

  眼前这个长得像是条蜈蚣一样的高瘦男人。

  竟然向蔡根卖了个萌。

  双指比耶,好似在奖赏蔡根的聪明。

  “耶你大爷,现在已经到摘桃子的时候了吗?

  你咋不在王八壳子里躲着了。”

  蔡根赌气一样,在语言上埋汰对方。

  突然一愣。

  “你是谁?为什么认识我?”

  瘦高个年龄也不小了。

  脸上的皱纹,好似核桃,每一条都深深的。

  一双小眼睛,多藏在皱纹中。

  不仔细看,都看不到他的眼神。

  更没法从他的表情上看出悲喜。

  “蔡根嘛,鼎鼎大名的蔡根,灵异圈谁不知道啊。

  我叫孔四桥,算是半个圈里人吧。

  这里的事,确实完了。

  不知道你为什么掺和进来。

  这让我挺意外的。

  好了,咱们也算是互相认识了。

  一会留个联系方式,以后我请你喝酒。

  今天不太方便,我有点忙。

  你们赶紧走吧。”

  说着,孔四桥从怀里掏出了一块红色的玛瑙片。

  来到铠甲前,小心翼翼的,按在了头顶的位置。

  仿佛关闭了某种开关。

  原本浑然一体,高温的铠甲,瞬间冷却下来,恢复了那玛瑙片拼接的粗糙模样。

  厂房里的天,也恢复了正常,那浓厚的血色退去。

  看到起了作用,孔四桥步伐很轻盈。

  围着铠甲转了几圈。

  想要伸手去拿,又有点不敢。

  既兴奋,又谨慎。

  在血色退去之后,那个被踹坏的大门,终于露了出来。

  这标志着,由于铠甲启动,制造的领域,已经关闭了。

  蔡根他们随时可以走了。

  “啊,蔡根,你们咋还不走啊。

  这个麻烦,跟你无关,赶紧走吧。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不是你的座右铭嘛。

  在说了,我也没有敌意。

  走吧,快走吧。”

  孔四桥看蔡根他们没有动,催促起来。

  好像蔡根在这,不方便进入下一步似的。

  “你咋知道,我不喜欢管闲事呢?”

  蔡根没有着急走,而是递给了孔四桥一颗烟。

  孔四桥看着蔡根手里的劣质香烟,没有见外。

  真像他说的,没有恶意似的。

  抽上了烟,咧嘴笑了笑,很像一朵菊花。

  “蔡老弟,你的资料,早就在网上传开了。

  只要是灵异圈的,都门清。

  反正,有人故意泄了你的底。

  包括你前四十年的普通履历。

  以及下地府,去雪城,闯冰岛,逛沙漠。

  而且,还是因为你,人世间灵气复苏了。

  对,我没太仔细看,介绍的挺详细的。

  包括,你身边的这几位大神的来历。”

  蔡根惊呆了。

  谁特么这么欠啊?

  这是要害蔡根嘛?

  本来,干这行,就不需要知名度。

  结果,整得人尽皆知,以后咋整啊?

  “蔡老弟,其实,这算是好事。

  可以为你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一些不开眼的麻烦,再找上门的时候,也会掂量掂量。

  按照你的战绩,没几个会嫌自己命长的。

  比如我,不就想尽办法,把你从麻烦里摘出来嘛。

  好事,绝对的好事。”

  咦,这个孔四桥,虽然长得不像好人。

  说话还是挺上道的。

  蔡根一下子含糊了,对于这个麻烦,要不要摘出去呢?

  好像看出了蔡根的疑虑。

  孔四桥觉得瞒不下去,否则蔡根也不走。

  ??????????.??????

  “这里闹成如此模样,也不是我希望看到的。

  主要是,出了几个岔头,我没预料到。

  第一,是谁知道灵气会复苏啊。

  第二,我告诫潘国富,不能睡在里面,他不听啊。

  要是说到灵气复苏,这与蔡老弟也脱离不了干系。

  真是造化弄人啊,都是命呢。”

  看似不经意,说到根上,还怪到蔡根身上。

  蔡根也不知道,因为蓬特整出的灵气复苏,自己要背多少黑锅。

  二驴的一家子惨剧,因为灵气复苏。

  曾如玉报复亲妈,因为灵气复苏。

  现在,潘国富一家子横死,也因为灵气复苏。

  是不是,以后所有灵异圈出的意外,全要怪在蔡根身上呢?

  如果,因果报应,明察秋毫。

  那么,蔡根以后,到底要承受多少是非?

  “孔老哥,你这话说的,有点武断了。

  菜刀可以切菜,也可以杀人。

  总不能把所有事,都怪到卖菜刀的人身上。

  自己的梦自己圆,自己的命自己熬。

  我觉得,往灵气复苏上扯,不太客观。”

  孔四桥态度仍旧不错。

  笑呵呵的,再次绽放那朵菊花。

  好像在说,你说的全对,你高兴就好。

  这样的态度,让蔡根有脾气都没地方发。

  “孔老哥,这么说,潘国富一家,是你害死的?

  什么仇,什么怨,至于你布这么大的局?

  又是装大哥打赏。

  又是装业界大佬下订单。

  还给了几百万的定金。

  他全家,值得吗?”

  就在蔡根,把屎盆子扣回去的时候。

  孔四桥终于着急了。

  使劲晃悠着,他的短胳膊,更像一只大蜈蚣了。

  “哎呀,蔡老弟,可不敢瞎说。

  我与潘国富,无冤无仇啊。

  真就是,想仿制一套金缕玉衣穿。

  我下单的时候,灵气还没有复苏。

  人世间灵气稀薄,想要修炼基本没可能。

  但是延年益寿的法子,却有很多。

  这金缕玉衣就是另辟蹊径的通道。

  死人睡里,千年不腐。

  活人睡里,永葆青春。

  你别看我现在长得挺老,实际上,我才四十五。

  未老先衰,不得想点办法嘛。”

  好像觉得,解释的不太全面。

  孔四桥继续补充。

  “算命的说我八字里占红色。

  用其他材料做的金缕玉衣,与我命格不和。

  所以,我才会选择战国红。

  于是,找上了潘国富。”

  看着地上,潘国富的身体,孔四桥无奈的摇了摇头。

  “金缕玉衣上面的法阵是有讲究的。

  要经过人养玉,玉养人的阶段,才能发挥作用。

  谁承想这个潘国富,无视我的告诫,私自睡在了里面。

  这才酿成了悲剧,真是可惜了。

  该说不说,这件仿制品,手艺真不错。”

  蔡根点了点头,觉得还算和逻辑。

  看上去,就是个意外,没啥阴谋诡计。

  可是,谁又是好忽悠的呢?

  “那个周玉芬,为什么会被控制发狂。

  杀了这么多人啊?

  按照你说的,仿制品害死潘国富就够了啊。

  为什么会影响别人呢?”

  孔四桥没想到,蔡根问题这么多。

  “这就要怪,灵气复苏了。

  上古的阵法,聚灵的功能有限。

  偏巧灵气复苏,谁知道聚来了什么老家伙。

  要是灵气还是那么稀薄,就完全没有这回事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