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超品渔夫

第五千九百六十九章 收拾圣门弟子于令辉

超品渔夫 季小爵爷 4237 2024-06-11 08:17

  

  

  

  

  

  

  

  

  福伯一听,又咚咚的磕了几个响头,才带人进了澄心园,发现老爷子被灌了毒药,又是一通人仰马翻的。

  殷东听了,叹道:“福伯对老爷子还是真感情啊,竟然比我这个孙子还愤怒!”

  殷东没管老爷子那边的事情,一直盯着湖水中的白衣男子,持续不断的用龙魂刺攻击,慢慢的跟他耗。

  白衣男子鬼哭狼嚎到现在,嗓子都喊得沙哑难辨了,又在浅水中翻滚了这么长时间,整个人狼狈无比。

  躲在云层后面月亮出来,洒下银白的月光,映得白衣男子……跟水鬼似的!

  这个时候,他别说谪仙范儿了,就是圣门弟子的傲气都没了,整个人虚弱得不行,也憋屈得不行。

  脑子里不停的有尖锥般的剧痛袭来,让他空有一身本事都施展不出来,被殷东像耍猴儿一般的戏弄。

  “圣门弟子,就这?”

  把人折腾得差不多了,殷东才停止用龙魂刺攻击对方,并将人从水里拎出来,直接卸掉他四肢的关节。

  缓过了一口劲后,这个白衣男子不等殷东问,就主动交待。

  “我是圣门弟子于令辉,是顾大督军派人传讯给了我们七长老,说殷家的殷东冒充圣门弟子,我奉长老之命来调查的。”

  “你家七长老让你私闯民宅的?”殷东淡淡的问着,黑眸也眸了起来,闪过一抹危险的厉芒。

  “我……”想说自己不是私闯民宅,但他说了一个字,又硬生生的改口了,“是我错了,我应该先投拜贴的!”

  殷东:“……”驯狗也没这么效果吧?

  好吧,看邋遢老道士的份上,这也算是他同门师兄弟了,稍微收拾一下,出出心里的邪火就算了。

  就算是塑料同门情,也不能完全没有。

  殷东弯下腰去,一伸手,把人提溜起来,就有龙元透掌而出,渗入于令辉的身体,让他几近虚脱的身体得到了滋养。

  效果好得惊人!

  于令辉惊呆了,感应到身体的变化,赫然发现体内原有的暗伤,都被治愈了。

  这时,殷东又做了一个自我介绍。

  “我师父是邋遢老道士,他说是自己是圣门弟子,跟你们的圣门是不是同一个,我并不清楚,所以,你们要打假,得把老道士找到。”

  言外之意……没谁想假冒你圣门弟子,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儿!

  于令辉愣怔了一下,脱口说:“肯定不是假的!师……叔祖,我圣门有一位太上长老,就是邋遢老道士,多年前离开圣门,云游天下去了。”

  据闻,邋遢老道士是太上长老中实力最强的一位,他老人家收的弟子,必然是人中龙凤,不是他这种普通圣门弟子能得罪的。

  殷东摸了摸鼻子,这个圣门弟子好像有一点憨啊,什么七长老派他来出来调查,是闹着玩的吗?

  算了,他还是不欺负老实孩子了。

  “老道士师父传授过《混元诀》和《碧海诀》给我,我再把他的影像给烙印一份,你拿回去交差吧。”

  殷东说着,就看到于令辉很识相的拿出了空白玉简,心里赞了一个“这小子真上道”,然后接过玉简,用精神力烙印了邋遢老道士的影像,以及两部功法的开头四句。

  ??????55.??????

  “多谢师叔祖,弟子马上回去向七长老汇报。”

  于令辉接过玉简之后,态度更加热络了,还给殷东鞠了一躬,才乐颠颠的回去复命。

  这一幕,被不少明里暗里的眼线们看到了,迅速将消息传给了自家主子,也让这个消息掀起了一场无形的风暴。

  于令辉这个圣门弟子的身份,对于城里顶尖权贵圈子里的当家人,不是秘密。而他所住的院子,是圣门在世俗界一个联络点,也是一直被各方关注。

  圣门联络点来了一位七长老的这个事儿,知道的人不多,但顾大督军府竟然第一时间知道,还传了有关殷东的消息过去,怎么看都让人觉得诡异!

  顾大督军收到消息的时候,还在书房里,跟张乾宗几个心腹爱将,在热火朝天的讨论顾文拿去了那一个商业区计划书。

  气氛本来挺好的书房里,一下子变得压抑起来。

  “把大少爷叫过来!”

  顾大督军沉声说完,又对张乾宗说:“你亲自去调查,为什么于令辉说是我督军府传的讯,还有关于殷东是假冒圣门弟子的消息,究竟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是!”

  张乾宗应了一声,匆匆出了书房。

  没过多久,顾文穿着一件睡衣,趿着拖鞋,还抱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溜达溜达的进了书房。

  “老头子,深更半夜的,你不睡觉在折腾什么?”

  听到糟心儿子的话,顾大督军忽然怒气全消,淡淡的说:“有人假冒督军府的名义,给圣门在城里的联络点传讯,说殷东假冒圣门弟子。”

  顾文翻了一个白眼儿,没好气的说:“那你不是该清查督军府吗?大晚上的叫我来干嘛,闲得没事干啊!还有啊,圣门找东子的麻烦,你有什么好幸灾乐祸的?”

  顾大督军看到他这个态度,不以为忤,还挺好奇的问:“你怎么说圣门找东子麻烦,你们不是圣门弟子吗?”

  顾文瞥了这个爹一眼,嫌弃的说:“要不是老道士师父是圣门的,谁愿意受圣门的约束啊,又不是闲得慌!圣门弟子找上门,要东子证明自己不是假冒圣门弟子,他肯定不乐意答理,不得被找麻烦嘛!”

  说到后来,顾文就是一脸的幸灾乐祸了,还找顾大督军要圣门联络点的地址,说要去看个热闹。

  张乾宗从外面进来,听到了顾文的话,就叫了:“哎哟!祖宗啊,你去凑这个热闹干嘛,不怕圣门的七长老对你出手?”

  “我的功法,是我师父传的,圣门不管要证明我们是假冒的,还是想用门规约束我们,都得先去找邋遢老道士,我怕个屁啊!什么狗屁的七长老,敢倚老卖老,大不了就是干一架呗,谁怕谁?”

  顾文这一天下来,获得了不少进化之力奖励,实力恢复了不少,根本不带怕的。

  张乾宗跟顾大督军老哥俩对视一眼,都有激动之色,并有一种叫做野心的火焰,在他们眼中熊熊燃起。

  要是顾文真能硬刚圣门七长老了,他们扩张地盘的底气就更足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